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宁小闲御神录 第2229章 危机突至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时尚

宁小闲御神录 第2229章 危机突至眼下横亘在沙度烈大军面前的问题,是山谷腹地的血雾阻挡了后路,使他们只得打响前排攻坚战。可若是玉先生

宁小闲御神录 第2229章 危机突至

眼下横亘在沙度烈大军面前的问题,是山谷腹地的血雾阻挡了后路,使他们只得打响前排攻坚战。可若是玉先生在血雾当中开出一条可供行走的通道,大军就能自后方挥师而入,再不必直面人家经营已久的防御工事了。

这场战斗的难度,至少会下降两个等级。

#####

那么后面的事也无庸再赘述了,玉先生果然将通往血色山谷口的红雾清理掉,沙度烈大军从沙敢部族后方挥戈直入。

虽然沙敢部族的斥候也侦察到了这些动静,但做梦也想不到覆盖血色山谷长达百年的浓雾会突然被打开一条通路,因此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这一战的结果没有悬念。娜仁在山谷前方留了一小条生路出来,沙敢部族眼看颓势难挽,退路又不曾被堵死,因此失了斗志开始辙退。沙度烈吊在后头边追边杀,撵出了百多里地才慢悠悠地返回。此一役大胜,在夺回了血色山谷的同时也扣下了三千多名战俘。

蛮人不养废物,所以这三千人都会被按在血色山谷的矿洞里没日没夜地辛苦劳作,直到沙敢部族出钱将他们都赎回去为止。如此一来,受惠的还是啚炆,毕竟这条边境线也算在他的领地范围之内,血色山谷出产的矿物归他所有。

接下来两天,大军忙着打扫战场、收缴战利品、安顿俘虏、收治伤患。这时就显出娜仁的能耐来,她将这些事务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作为督军的啚炆乐得一身轻松,只在审问战俘的时候参与了一把。

这一战也俘获了敌军要员,审出来结果是沙敢出兵血色山谷,背后的确有圣域唆使的影子。按理说这是沙度烈境内最偏僻的一处天隙所在了,沙度烈边境线太长,这里的地理位置又很不好,在圣域和沙敢部族看来,沙度烈抢回血色山谷的可能性不大,哪里料得到乌谬这一回如此坚决,甚至沙敢后续援军都还未赶到,战斗就全部结束了。

战俘也交代,沙敢这一次坚壁清野,除了作好长期抗争的准备以外,也是为圣域争取更多时间来探索血色山谷腹地。

至于圣域想搜寻什么东西,他就不太清楚了。

虽然后勤大营损重堪称惨重,但无论怎样,沙度烈这一役打胜了,所以在血色山谷稍事整顿之后,啚炆就举行了庆功宴,犒赏大军。

这一晚,山谷当中的篝火映得半边天都红了。

啚炆终于有军功加身,偿了自己多年夙愿。并且战斗胜利的消息传回王都去,多少也能挽回人们对他的不良印象,这是大好事,于是扬眉吐气,和一众手下高谈阔论。宁小闲窝在角落里听他们大吹法螺,只想在塘火的暖意融融中打瞌睡。

她抱定了打酱油的心思而来,想要平平安安混到打完仗回去见长天,所以这几天什么事也不管,的确没再惹上任何麻烦。甚至她今晚甚至连酒都没吃,喝的是当地特产的一种饮料,称作沙棘汁。这东西是用野生沙棘榨成的,味道很像芒果汁和山楂汁的结合,酸酸甜甜,深得她心。

话说她和玉先生从峭壁底下返回那一天,娜仁亲来迎接,见到她的时候眼里很是有些惊讶,大概她没料到宁小闲的命居然这样硬。她派去的两个护卫下落全无,这时也无法深究原因了,因为后勤大营被炸而死掉的人太多,鬼知道那两人遭遇了什么。

许是公务繁忙的原因,娜仁这两天没有再来寻她晦气。事实上,她表现得好像连这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

宁小闲冷眼旁观,越发觉得娜仁和玉先生的关系格外亲密,这两人甚至在军议以外的时间都时常相处,并且娜仁在玉先生面前必定微微垂首,这种有意无意中表现出来的尊敬发自肺腑,作不得伪。

堂堂督军副使,也是乌谬派下来的钦差,为什么对一个督粮官抱着这般态度?

宁小闲原以为娜仁对玉先生有好感,现在看来,反倒像是……

她目光在娜仁身上停留不过几息,后者立生感应回望过来,那眼神平静如湖水,没表露出一点情绪。

宁小闲不想惹事,遂移开了目光,娜仁也转过头去,继续和王储说话。啚炆对自己这个副使还是很有好感的,毕竟娜仁的容貌放在美女如云的王都也是别树一帜。不过娜仁对他的态度虽然礼貌得无懈可击,却同样表现出女性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疏远。

宁小闲想起战俘的供词,已经明白黑袍老人韦伏佗说的果然都是真话。血色山谷地处偏僻,以前可能乏人问津,只有这回被定位作天隙开启的地点之一,才引来沙敢部族和圣域的研究。而圣域在听闻了神树的传说之后也有些心动,遂派人前来探寻。

那么问题来了,玉先生进入血色山谷腹地又为了什么,同样想寻到神树吗?

再有,他怎么能轻而易举就驱散了血雾呢?那东西号称百多年来无人能解,自然有它的难缠之处,怎地玉先生一出手就将它破了个轻松写意,好似那只是寻常迷瘴?

她心底时常有个念头一闪而过,每次都觉得呼之欲出,可是每次都差那么一点儿,窗户纸终是捅不破。

这感觉可真不舒服。

正思考间,前方忽然传来了啚炆的声音:“那就是快活运的功臣!重溪,站起来给大家瞧瞧!”

原来这家伙正在吹嘘自己在王都里的得意之事,他的手下深谙其心,赶紧将快活运的起死回生说给众人听闻,至于后来发生的纠葛自然只字不提。

要提快活运,就不得不提到重溪。眼看众人目光唰地一下聚焦过来,她也只好站起来向四座露出一个拘谨的笑容,而后赶紧又坐了回去。

在人群当中,她就像汪洋里的一朵小小浪花。众将原本满腹好奇,但见她不过是个普通姑娘,面貌连清秀都谈不上,只看一眼也俱都失了兴趣,只有坐在王储右下首的玉先生给了她一个微笑。

她也回报以一笑。

夜色渐渐深沉,连第二个月亮都走过了中天位置

。眼看前方还在高谈阔论,她饮足饭饱实是无趣之极,于是偷偷退了几步,拣了个无人注意的角落站起来要往外走。

这个时候,前方的贵人们正在讨论子嗣问题,因为啚炆即将大婚,而他的宠姬其实已经怀上了他的骨肉,目前是四个月的身孕了。就有人道:“听说摩诘天的三公主眼里可揉不得砂子,您打算拿怎办?”这话说得婉转,但是任谁都听得出其中含义。摩诘天的三公主,阴素棠连长得比自己好看的女子都要特地去残害一番,要是过门以后发现别的女人肚皮里有附马的种,她能容得下?到时候一尸两命都是轻的了。

“我能让她碰着?”啚炆冷笑。毕竟是自己骨肉,还是头一个孩子,他自己也重视,“孩子的娘已经被我送去领地了,后面她俩谁也见不着谁。”

于是四下里都夸他考虑周全。啚炆想到今趟战果丰硕,可以如王叔一般凯旋回都,声誉满满,再加上天隙不日即开,自己将有一番大作为,这时踌躇满志,嘿了一声:“若是阴素棠这女人由王叔接收了去,该有多好?”

满座无人敢接口,大家都打着哈哈。

啚炆长长叹了口气:“王叔早年中了仇家诅咒,一生无后,这女人配给他岂非正好?根本也不会有我现在的烦恼了。”说罢,放声大笑。

后面其他人如何应和,宁小闲已经听不到了。这一句话如春雷炸响,震得她两耳嗡嗡:

“中了仇家诅咒,一生无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