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天衍魂庭第八十五章突然见到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历史

天衍魂庭 第八十五章 突然见到梦兰努了下嘴,娇嗔的说道“真是的,人家没事在他身上刻字做什么?我对他头上这个字,可是不喜的很!”“他

天衍魂庭 第八十五章 突然见到

梦兰努了下嘴,娇嗔的说道“真是的,人家没事在他身上刻字做什么?我对他头上这个字,可是不喜的很!”

“他,他是三年前到这的?”

梦兰没有立即回答,眼神中却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似乎对孑立问出的这个问题有些惊疑,片刻后,回道“你好好求我,我就告诉你......“

“是他,就是他!”在孑立看到梦兰眼神中异样的神色之后,他心下已然确定,冷轩就是那个三年前带他进入妖夜森林,而后将他推下裂谷中的人。

三年前,闯入妖夜森林中的,有四位修为通天的人族,想必此人就是其中之一,那其他三个人呢?

“若是能够理清这‘冷轩’的身份,以及他到此的目的,或许三年来一直困惑着我的所有疑团就会解开”孑立心下暗道。

沉吟片刻,孑立抬头看了眼正在卖弄着风姿的梦兰,直面着她,显出坚毅而又棱角分明的面颊,神情转而变得忧伤。

他腾出右手,用拇指轻轻抚着梦兰那曲线优美的下巴,略带埋怨的语气说道“梦兰姑娘,你我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你居然还与我隐瞒,是不是对他还余情未了?”

“哼”梦兰娇嗔着躲开了孑立的抚摸,软声说道“你们这些男人就知道动手动脚。”

“嗯?”孑立不禁皱了皱眉头,心下念道“刚刚一直诱惑我动手动脚的人可是你啊!”

“你现在这衣服都还没穿上,就想轻薄人家,哼!”梦兰目视着孑立手中捧着的那身戎装,开口说道。

“要做轻薄之事,不是该脱衣服吗?”孑立坏笑着回道。

“嘻嘻,我还是喜欢你穿着这身衣服......”

“哦?“孑立面露疑惑,“看来她看重的是这身戎装,而不是我。这身衣服到底有什么特殊的,难道能控制人的爽灵?不对,现在这光头的冷轩依旧浑浑噩噩的,说明他的爽灵是由女妖控制的。”

“我心下的疑惑若不弄清,怕是穿上这身威武的戎装也无甚心情,到时,可能会显得我懈怠了这身衣服,惹你失望了。”

梦兰低眉沉吟,转而说道“真是滑头,你不就是想知晓些关于冷轩的事情吗?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孑立一听,急忙抬起了头。

“冷轩确实是三年前到这的,当时与他一同的还有三人,他们想在我这借路,做为回报,他自愿留在这里,服侍于我。”

“当时,他们四个虽然身上带伤,但是也不好打发,所以我就答应了他们的条件。”

“果然是三年前到来的,他们四个人族通天修者,强闯妖夜森林,受伤在所难免。到了此地,无奈之下,只能与这女妖妥协。”孑立看向光头冷轩的目光有些阴冷。

就是他们一伙人,害得他在妖夜森林中苦苦煎熬了三年、害得青许下落不明,如今还不知魂部有没有遭受劫难。孑立心中如何不恨?

“至于他们的身份是什么,到妖夜森林做什么?又到了哪里去?我可是一概不知,也没有兴趣知晓,我只要他乖乖听话就行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孑立蹙眉追问道。

“若是知道的多了,怕是就不能随意放他们离去了”梦兰似笑非笑的说道。

“经由此地的人能不能离开此地,完全取决于你?”

“这又没有旁的人,不取决我,还能取决于谁?”

听到梦兰如此说,孑立不由心下沉吟,“先前她曾说身为此处卦域的主妖,不能随随便便放人通过,如今又说‘若是知道的多了,怕是就不能随意放他们离去了’。这般说来,她可以在装作不知的情况下,放任离去,也就是说,是否让路,完全取决于她。”

“可是,究竟在知道了什么之后,就不能放他们离去?妖夜森林中宫卦之内的妖又究竟在守着什么?”

如今看来,从这女妖口中无法获知有用的信息了,可能是她真的不知道,也有可能是她不愿意说。

孑立心下想着,目光不由得恨恨地看向周身只剩一件短裤的冷轩。直到现在,他仍然不明白,这些人究竟为什么要费尽心机的将他掳到妖夜森林,更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身份。

可无论怎样,孑立所受的一系列遭遇,皆归咎与他们。此刻,仇人在前,孑立却觉得他很可怜,一个人族通天修者,却沦落为女妖的玩物,或许这就是他应受的惩罚。

“小哥,该说的都已说了,现在是不是该接着做正事了”梦兰看着孑立手中拖着的戎装,抿了下嘴。

该来的终究会来,不该来的想来也拦不住。

孑立面上挤出笑意,没有再回话,只是左手捧着戎装,同时侧过身子,用右手脱下了披在身上的长衣。

后方,依云一脸好奇的看着正在脱衣服的孑立,神情并没有紧张,她只是不明白孑立为什么要这样做。

孑立冲着咿呀和球球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无事。

其实,就现在来看这女妖可能并不是真的淫邪之辈,只是不知何故,性情放荡,并且对这身戎装情有独钟,或许,她心中亦有深情......

“你,怎么,怎么是你?”

孑立转过身,长衣刚脱到一半,身后的梦兰突然惊慌的尖叫起来,一点也没有了先前的妩媚自若。

“嗯?”孑立披回长衣,疑惑的回过身。

只见,梦兰面色有些惨白,一时没有回过身来,双目直愣愣地看着前方。

孑立也是一脸错愕,不明白刹那间,女妖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样子,刚想开口发问,女妖却猛地向一侧跃出十数丈的距离,立身在花舍近前,神色紧张地看着孑立,喃喃自语道“他们,他们竟然敢把你藏到这?”

“你,你说什么?”梦兰声音虽然并不大,但是孑立还是听清了,正因为听见了,他才一时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你怎么能在这?快走,快离开这!”

梦兰突然抬起头,冲着孑立喊道。

“你放我离开?”刚还惊疑的孑立听到这句话,当即惊喜的开口确认。

“走吧,快走吧”梦兰面色惊慌的摇了摇头,不再看孑立,反而紧蹙起眉头,心下叹道“我怎么能不问清楚他们到妖夜森林做什么,险些酿成大祸,好在,好在他现在要走了,应该无事了。唉,险些酿成大祸。”

“我要带他们一起走”孑立心中虽然还有许多疑惑,但是也不再发问,指着身后的依云他们说道。

“好好,你们一起离开,再也不要回来。”

孑立神色一喜,急忙朝依云跑去,拉着他们快速向北而行。

“等一等!”

突然间,花舍前的梦兰又大声喊了一句。

“什么事?”孑立急忙回身,面色不由得紧张起来,他将依云挡在了身后,心下暗道“难道这女妖又改主意了?”

“把,那身衣服留下”梦兰指了指孑立左手中提着的那身戎装。

“好,好!”

孑立一愣过后,紧绷的心神一松,急忙将戎装放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神情依旧紧张的梦兰,和浑浑噩噩的冷轩过后,转身继续前行。

梦兰一直紧盯着愈行愈远的孑立,似是在确认他们会离开。直至他们的身影,几不可间,她才动身拿起放在地上的戎装,轻轻拍打了几下。

而后,她走近冷轩,挺起耸立隐约的前身,抬手摸了一下他胸前结实的肌肉,呢喃地说道“冷轩,以后又要你陪我了,你开心吗?”

冷轩双目无神,并没有回话,只是动作略显迟钝的穿上了那身戎装,似是一切又恢复到了最开始的样子......

武警浙江总队嘉兴医院
北京中医医院顺义医院
郴州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金华牛皮癣怎么治
潍坊牛皮癣医院排名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