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网游之星剑传奇 第七百九十六章 江湖险恶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教育

游之星剑传奇 第七百九十六章 江湖险恶张乐诗跟在二女身边往店内走,同时好奇问道:这家店有卖什么吃的呀?卖烤鸭的。牧雪与慕容凤异口同

游之星剑传奇 第七百九十六章 江湖险恶

张乐诗跟在二女身边往店内走,同时好奇问道:这家店有卖什么吃的呀?

卖烤鸭的。牧雪与慕容凤异口同声道。

你不是没来过吗?牧雪盯着慕容凤惊诧道,慕容凤翻白眼道:我是没来过,但别忘了我也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士好吗?

卖烤鸭的?张乐诗这时惊讶道:我记得京城最有名的烤鸭店好像叫全聚德吧?

牧雪一翻白眼道:听你这话就知道你是外地来的,记住一点京城人吃烤鸭从来不去全聚德,都是来这儿,别问为什么,告诉你也不懂。

张乐诗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却见慕容凤忽然回头一笑道:别听这丫头瞎说。那全聚德名声在外,所以几乎每天都爆满,想吃只烤鸭还得提前两三天预定位置,所以本地人闲的没事了也不会去哪里凑热闹。

喔,原来如此。张乐诗恍然大悟,随着二人一进了大门就被一股诱?人的香味勾起了馋虫。

不过走在前头的慕容凤却瞥见了一群熟悉的身影,那叽叽喳喳的热闹声不是小香儿这帮丫头还能是谁?

我说你为什么带我们来这儿呢,原来是打着这个目的啊!慕容凤回头冷笑道,牧雪哼了一声,转身一招手喊道:服务员点餐,先给我们来十只花香酥!

一口气点十只鸭子,你吃的完吗?慕容凤无语道。

吃不完我打包回去当宵夜不行吗?服务员再来十瓶百年陈酿的花雕酒。牧雪哼道,然后径直走到那帮丫头的隔壁桌坐下。

慕容凤拦住一脸茫然的服务员,微笑道:酒就不用上了,给我们来几杯果汁吧。然后拉开椅子在旁边坐下。张乐诗跟着坐在慕容凤身边,拿手轻轻戳了戳她,然后悄声问道:这丫头是不是在赌气啊?

慕容凤无语的撇撇嘴,心说你得有多迟钝到现在才看出来?

这时邻桌的那帮丫头也发现了去而复返的牧雪以及被她拉来的慕容凤和张乐诗,众女虽然惊讶但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自顾自的热闹着享用着美食。

慕容凤一瞧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否则以这些丫头的性子见到她突然出现早就跳起来了。

这时慕容凤眼睛的余光瞥过与赤霞仙子坐在一起的苍玄子,见这位武当掌门一副绷着苦笑脸的模样被赤霞仙子连连夹菜灌酒,慕容凤就忍不住想要发笑。忽然她心中一动,悄悄掏出打开了录像功能

很快十只香气诱?人的招牌烤鸭被一一摆放上了桌,张乐诗瞧得双眼瞪得溜圆,暗暗直吞口水。不是被勾引的食指大动,而是在担心怎么多烤鸭怎么吃得完啊。不过瞥见坐在身边的慕容凤后张乐诗顿时放心了,毕竟这丫头的饭量她可是亲眼见识过的。

赵老师怎么多烤鸭你一个人吃得完吗?张乐诗凑近慕容凤身边悄悄问道。毕竟刚才服务员端菜上来的时候瞧她们一桌的眼神都是怪怪的。要是吃不完可就让人看笑话了。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慕容凤收起信心满满道,她是真的感觉有点饿了。毕竟一大清早的就开始应付一帮老家伙,后来在小酒馆里又喝了一肚子酒水,菜却没吃几口。所以此刻的她早已经是饥肠辘辘了,不过有人却比她更奔放。

只见牧雪豪爽的招呼二人道:都别愣着了,开吃啊!

然后就见这丫头戴好防粘的薄膜手套,直接一手摊着荷叶饼,一手抓起各种拌料与鸭肉放在饼上卷起来一口吞进了嘴里。狼吞虎咽的模样着实让旁人瞧得目瞪口呆。

慕容凤摇头无语,也动手拿饼涂上酱料搁一块鸭肉和拌料大口朵颐起来。

张乐诗见二人都已经放开架子开吃了,自然不甘落人于后,于是也有学有样的大吃起来。

一时间,三位美女狼吞虎咽的模样让邻桌不少食客频频侧目。

这时就听邻桌传来一声娇哼:服务员给我们这桌也再来十只精品烤鸭,不,来二十只!

咳咳咳。张乐诗被呛了一下,回头一瞧见是小香儿那个小丫头。再回头看看牧雪鼓着小嘴狂吃海塞的模样,猜想这两个丫头肯定是在闹变扭了。

张乐诗拿肘顶了顶慕容凤,然后以眼神频频示意,慕容凤却是自顾自的大口吃着鸭肉卷饼,嘴里嗯嗯了两声就没了多余的反应。

张乐诗无语的直翻白眼,感觉自己完全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转眼间,十只花香酥有一半下了三人的肚,其中牧雪和张乐诗各吃了一只就撑得直翻白眼了,而慕容凤则一人吃下了三只,但依旧一副胃口大开的模样。片刻功夫又有一只烤鸭下了她的肚。

嗝儿!张乐诗灌了口果汁,打着饱嗝喘气道:赵老师我不行了,这里的烤鸭个头怎么大我吃一只就顶不住了,剩下的全都交给你了。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慕容凤爽快的应道,说话间又有一只烤鸭进了她的肚。

这时牧雪也撑不下去了,拍着胸口连连咳嗽,张乐诗连忙喂她喝了口果汁,劝道:吃不下就不要吃了,当心撑坏肚子。

牧雪嗯了一声,一抬手又招呼道:服务员再来十只烤鸭,打包带走!

张乐诗无语的直翻白眼,就听邻桌小香儿娇哼道:服务员来二十只烤鸭打包带走!

牧雪立即瞪眼道:我要三十只慕容凤转头轻哼道:这些鸭子怎么肥,你吃怎么多就不怕长膘吗?

牧雪一听这话立时脸色一白,连忙对服务员喊道:不要了,不要了。

邻桌立时传来小香儿趾高气扬的得意笑声,把牧雪气的咬牙切齿。

张乐诗忍不住问道:我说你们两个丫头平时不是处的挺好的吗?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处处对着干啊?你惹着她了?

牧雪哼道:我可没惹着她,是她先惹了我!

原来事情的起因源自牧雪和小香儿之间的分歧。闻人家祖上确实和武当派有旧怨,所以牧雪不想落人口实和武当派的人同席,就拒绝了张云松的邀请。但是小香儿一听有人请客就不顾那么多了,非要带上大伙跟着去。主要还是想八卦一下赤霞仙子和苍玄子之间的关系。众女也是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着,不想放过这个大八卦,所以也纷纷出言相劝牧雪一起去。但是这丫头有自己的苦衷,又不能当着人家事主的面说我家祖上和你们武当派有恩怨,这样两边都无法下台了。所以牧雪只好耍起了大小姐脾气,自己一个人闹回来了。结果刚一回来就撞见正要出门的慕容凤和张乐诗

难怪你刚才回来的时候就跟吃了枪药似的,原来是怎么回事啊!张乐诗恍然,连忙安慰了牧雪,劝她放开点。

这时慕容凤吃光了最后一只烤鸭,拿起餐巾优雅的擦了擦嘴角,直接问道:要我帮你找回场子吗?正好那位武当掌门也在。说这话时她已经不动声色的在三人身边布下了一个隔音禁制,毕竟苍玄子就坐在隔壁一桌,以他的功力就算慕容凤传音入密都不敢保证会不会被他窃听去。

别!!!牧雪与张乐诗紧张的异口同声道。牧雪是不想因为自己家里那点破事而把慕容凤也给牵扯进去,而张乐诗则是怕慕容凤不知天高地厚惹恼了人家一派掌门,到时候真要是动起手来吃亏的肯定是慕容凤。毕竟在张乐诗的眼中慕容凤还只是一个初级剑术老师而已。

你不用顾及太多。慕容凤对牧雪说道: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我星剑门的护法长老,所以你的事也是我们门派的事。

牧雪立即不耐烦道:哎呀,我不是说过了那都是些陈年谷子烂芝麻的旧事,家里除了那些个老家伙还天天惦记着,我们这些晚辈几乎都不记得这些破事了。所以你就别没事找事了。

到底是什么恩怨啊?能和我们说说不?张乐诗好奇问道。

牧雪叹了口气,缓缓道:这事真要计较起来差不多是五十多年前的旧事了,我也是听我爸说的。

慕容凤一挑眉,五十多年前貌似正是她的前世逍遥江湖的时候,不过那个时候的他正执着于修炼与报仇两件事,所以对江湖上的一些旧事还真记得不太清。

张乐诗却是闻言惊讶道:五十多年前?算算时间那个时候好像是联邦和帝国正在打仗吧?

嗯,正是那个时候。牧雪深叹道:那时正值战火纷飞的年代,江湖上各门各派都有精英弟子加入了那场大战。我们闻人家自然也不能例外,听我爸说当时入伍的是我闻人家苦心培养的一位超级天才,祖上几位老祖就等那位在战场上攒够了荣誉凯旋归来好接任族长之位。可惜天不遂人愿,在那等战场上哪怕你功夫再高一个疏忽也有可能直接丢掉性命

老祖宗们得知后虽然十分惋惜,但也没有太过伤心。毕竟这个世界上天才有许多,但能真正成长起来的却是凤毛麟角。牧雪苦笑道:可是等到战争结束后来我们闻人家突然来了一人,那人自称是我战死的那位祖上的生死战友,我祖上临终时托他带回了一件信物与一个口信。

可是你祖上战死的真正原因?张乐诗追问道。

没错。牧雪撇嘴道:我祖上战死前原本已经攒够了军功,正准备向上面申请退役回家继任族长。却不想从中有人作梗,硬是卡住了他的退役申请,还把他派到了最危险的前线。生生害死了他。

害死你祖上的那家伙该不会就是武当派的人吧?张乐诗惊讶问道。

牧雪眼中冷芒一闪,咬牙哼道:不错,正是武当派的人,此人就是武当派的镇派长老周大通的亲传弟子张凤山!

阴阳判官张凤山?!!张乐诗惊呼一声道:竟然是他?

阴阳判官?很厉害吗?慕容凤没听过此人的名号,估计是她前世身死之后才崛起的后辈。

武当派最年轻的宗师长老,你说厉害不厉害?张乐诗盯着慕容凤无语道:我说你到底还是不是江湖中人啊?怎么连江湖上有名的大侠的名号都没听过!

慕容凤翻了翻白眼,心说我不认识的人多了,只要他们认识我的大名就行了。

张乐诗数落了慕容凤一句,又转身八卦起来对牧雪追问道:当年你祖上和那张凤山到底是什么原因才结下梁子的啊?

牧雪咬牙哼道:当年那张凤山和我祖上分在同一队伍,结果在一次战斗中我祖上立下军功抢在他前头晋升上了少尉,而张凤山却从此嫉妒上了我祖上的天分,就处处和他作对,最终害死了他。后来我闻人家几位老祖亲自前往武当讨要说法,结果那张凤山颠倒是非啜使他的师父周大通与我闻人家其中一位老祖比斗了一场,结果两边都没讨的好。后来武当派一位不世出的老祖出面才化解了此事,我闻人家虽然表面上得到了对方轻飘飘的认错道歉,但是这口恶气却一直憋在了肚里到现在。

就怎么简单?张乐诗惊讶道:只是因为忌惮别人就要处心积虑的害人,这人也太坏了。枉我以前还以为这位阴阳判官是位刚正不阿的大侠呢。牧雪这事你做的对,老师支持你。这事换成是我也不会和仇人同席的!

这就叫知人知面不知心。慕容凤耸肩道:江湖险恶,大姐你要多学着点啊。

张乐诗回头瞪眼道:你连江湖上有名有姓的前辈高人都不认识,也好意思说我?

慕容凤睨了一眼,哼声道:不过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凭什么值得我认识?牧雪,这事身为副掌门的我管定了。说吧,那个什么阴阳人你是要活的还是要死的?

鸡西市传染病医院
北京市第六医院
郴州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金华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潍坊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