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媒体谈太极格斗之争没想到那些武林门派都还在

2019年11月05日 栏目:美食

近有一件事让我很心碎,那就是太极拳师雷雷被退役散打教练徐晓冬乱拳打翻在地。好事者剪辑的小短片被传得到处都是,想躲着不看都不行。还有人考证了

近有一件事让我很心碎,那就是太极拳师雷雷被退役散打教练徐晓冬乱拳打翻在地。好事者剪辑的小短片被传得到处都是,想躲着不看都不行。还有人考证了传统武术百年来的兴衰史,宣称很多所谓打败洋鬼子的故事都是编造的,这更是触到了我心里的一个痒处。年轻的时候看霍元甲和陈真,快意的莫过于看他们打败各路鬼子。如果那些情节都是文学创作,那我的可怜的自豪感就真的碎了一地。

我们这代人在人生的成长阶段,都看了太多的武侠小说,每个人的心里多少都埋藏着武侠梦。我的弟弟辍学之后,曾经想去武当山或者什么地方学武,所幸的是被家人拦了下来。如今回想起来,不禁有点后怕,万一他在什么名山古刹修成了一代宗师,结果却被一个毛头小子干翻了,我这张老脸究竟该往哪搁去?爹啊娘啊,你们当初的决定真是太英明了。

在这场引发轩然大波的对掐发生之前,我其实没有怎么关注武林的事。因为随着年事渐长,我的潜意识已经把武林作为一种传说封存了起来。尤其是在读过一些科普著作、了解到地心引力的不可克服之后,更是为当年在腿上绑沙袋练轻功的行径感到羞愧。直到雷雷大师擦鼻血的照片赫然印入眼帘,我才注意到,原来武侠小说中的那些武林门派竟然都还存在,而且都还有掌门!在信息极为发达的时代,这个惊天秘密居然被埋没了这么久,简直就像一个“阴谋”。是不是每当我们在夜里睡着的时候,武侠们就开始在祖国的大地上飞翔?我们在黑暗中错过的事情,在阳光中再也找不回来了。

我一直不好意思承认、但也不愿否认的是,我对传统文化中那些神秘的事物特别迷恋。比如,气。武侠电视剧中,每当出现“气”的环节,总是特别让人陶醉,其中经典的可能是郭靖使出降龙十八掌的情景。我曾经在北京的一处地下通道蹲了很久,就是想研究面前的那位乞丐到底把打狗棒藏在了什么地方。直到那位污衣派人士“气”得快要冲我扔鞋,我才怏怏地走开。在物理世界中找不到“气”的痕迹,并不妨碍我在传统文化中沉湎,气冲霄汉、气沉丹田,只要你随便翻开一本书,总能和“气”久别重逢。我相信这肯定不是我一个人独有的心态,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才有,那我可能是病了。

神秘的事物难实证也怕实证。记得看过一档特别有意思的电视节目,就是专门解释神秘现象的。比如,有一个奇人很厉害,他能从身体的任何部位吸出血来。节目组通过大量的调查和考证,发现这个奇人有长期牙龈出血的毛病。作为神秘事物中耀眼的一种,传统武术也有不好实证的问题。古代检验武功高低的方法简单粗暴,就是打擂,打赢的人不但能够确立江湖地位,说不定还能娶到雷老虎的女儿。但是现在打擂的办法不好使了,因为那可能被定性为聚众斗殴和寻衅滋事。即使像徐晓冬和雷雷大师那样偷偷打一场,仍然不能解决实证的问题。雷雷说了,他不敢在实战中用“气”,因为那样会出人命。

不能实证的武术增加了神秘感,但也留下了命门,万一在表演的时候对方不配合,就可能出现很囧的场面。缺乏实证精神,还会带来另一个更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谁也不知道哪个江湖门派是货真价实的。如果我有一个孩子想去拜师学艺,他究竟是应该加入崆峒派还是昆仑派呢?耽误了一个孩子还不要紧,但如果耽误了很多人的孩子,害得他们浪费了钱财和大好年华,那就成了一个社会问题。想出一个可信又合法的办法去验证武功,很可能是当下武林需要解决的问题。擅长登萍渡水的裘千丈还是从雕儿的身上摔下来死掉了,这个后果是必须要克服的。

作为迷恋传统文化的人,我当然不喜欢徐晓冬这个家伙。不全是因为他的粗俗和自恋,还因为他打破了美好的幻象。但转念一想,但凡是圆熟一点的人,谁会像他那样跟整个武林作对、跟很多人内心的梦想作对呢?所以,从理性中立客观的角度来看,也许我应该感谢他的粗俗和不世故。即便如此,我内心仍然有一个声音在喊:拜托大师!快用七伤拳秒了他吧。如果真有那么一位大师显身,我就考虑继续练我的六脉神剑。

当然我是一个有法治观念的人,我也认为“约架”的方式很不好。武术协会近发表的声明,说是要“整治武术乱象、规范武术赛事”,简直就是说出了我的心声。如果能够在既规范又合法的武术赛事中,让传统武术面对自由搏击绽放出自己的光彩,很多人心里憋住的那口“气”,大概也就能像兰花一样吐放出来了。

东大中西医结合医院
六盘水十大癫痫病医院
贵阳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宜昌治疗妇科费用
淄博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