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万古剑宗 第四章 蜀山城中,少年醉酒斗童谋下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法律

万古剑宗 第四章 蜀山城中,少年醉酒斗童谋下小时候的林祜身体虚弱,来到蜀山之后才慢慢变好,直到竹海入道,引气炼体后,才算强健起来。所以

万古剑宗 第四章 蜀山城中,少年醉酒斗童谋下

小时候的林祜身体虚弱,来到蜀山之后才慢慢变好,直到竹海入道,引气炼体后,才算强健起来。所以林祜可以说滴酒不沾,不过从小见惯了大口吃肉大碗饮酒的好汉,自然也对这酒之一物也充满了好奇。

林祜学着万屠虎的样子,端起酒来,也是一口喝干!

这下可坏了事!林祜只觉吞了一团烈火一般,从喉咙直达丹田,宛如地火岩浆过境,皆是烫得不行!林祜顿时满面通红,两只眼睛差点都要瞪了出来!

童谋看的哈哈大笑:“小师弟,英雄胆一碗怎够?”说着,又给林祜倒了一碗。

林祜硬着头皮端了起来,又是一口干下。只觉酒还是那么烈,但是灼热之后竟有一种醇香生出……

他这才品出些这酒之一物的滋味来,将空碗呈给童谋:“师兄,再倒一碗!”

“哈哈,小师是条好汉!”说着,童谋又给林祜倒了第三碗。

这第三碗的滋味更是不同。

林祜已经习惯这英雄胆酒性之烈,非但没有感觉难以入喉,反而感觉香醇无比,如玉液琼浆,喝完之后一股清气直冲脑际,整个人飘飘然起来!

此时的林祜双眼已经有些迷离,自己提起了坛子,自斟自饮,一碗接一碗干个不停。

童谋、万屠虎看的是惊奇不已,刚才第一碗林祜的窘状已经落入众人眼帘,明显是没喝过酒的。谁知道这林祜三碗下肚,反而是越喝越快。转眼间,一坛子酒就要见底……

童谋哈哈大笑,将剩下一坛子英雄胆也抛给了林祜,然后招呼师弟们又拿出别的好酒,众人喝了起来……

这一喝,便从下午喝到了月朗星稀时分!

堆在夕夕面前的食盘越来越多,众人身旁的空酒坛也越来越多。

只见童谋喝的兴起,忽然纵身长啸,一跃而起到了旁边的空地里,大呼道:“我辈剑修,有酒又怎么无剑!取我剑来!”

几个师弟笑嘻嘻将一把赤色长剑掷给了童谋。

童谋单手接过长剑,唰地一声插到了地上,手指万屠虎:“万屠虎,可敢一战!”

万屠虎拍案而起,也是长啸一声,哪管你是天皇老子还是凡夫俗子:“有何不敢!来战!”

万屠虎打开身旁那个大的匣子,从里面取出一把黑色巨剑,正是杀生剑!他双手举起,就朝童谋奔去。

童谋仰天大笑,将修为压制到引气境大圆满与万屠虎战到了一起。

虽然眼前的万屠虎修为仅仅是引气境,但是杀生剑剑意圆满,杀生绝灭、万物俱寂的剑气也不禁让童谋都清醒了几分!

童谋认真了起来,手持赤色长剑,寻了个破绽,一剑朝万屠虎刺去,万屠虎只觉一股炽烈无比的剑意如烈日袭身!

焚尽万物的熔炉剑与万物俱寂的杀生剑斗在一起,一热一寒,一时间竟也是不相上下。

周遭熔炉剑一脉的弟子虽然绝大部分修为都高于万屠虎,却也看的目眩神迷,大声叫好,其中又当属夕夕叫的最响!

斗了数十招,到底是万屠虎略逊一筹。童谋一剑挑开杀生剑,剑背拍在了万屠虎肩膀上,将他拍退了开去!

童谋一剑得手,复又将长剑插在地上,半是挑衅半是鼓励地看着万屠虎。

万屠虎后退了几步,摸着有些生疼的肩膀,反而激发了凶性,正要举剑再上。

忽听身后一声大喝:“我来!”

万屠虎转身望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林祜已经站了起来,举起酒坛,“咣咣咣”将坛子里的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林祜将空酒坛扔到地上,双眼迷离,大吼一声:“笨蛋阿虎,看我的!”

林祜也没用自己的长生剑,奔到万屠虎身旁,一把夺过万屠虎的杀生剑,不管万屠虎同意不同意,抬起一脚便踹飞了他,双手握住杀生剑,大笑着便朝童谋冲去,不由分说地战到了一起。

当初林祜入道时,童谋便在当场。自然知道这小师弟自创大自在长生剑意,剑意充满生机,绵绵不绝。自己当初也是感受过的。只是现在,这生机也未免太暴烈了些吧!

原本林祜内敛的剑意以一种全新的形象,翻江倒海而出!

如果说平时的大自在长生剑意无声润物如绵绵春雨,那么此时的剑意便如同狂风骤雨,让人连躲避也不及!

如果说平常的剑意如同川流不息的江水,那么此时的剑意便如同大江决堤,泼天的巨浪袭来………

林祜剑剑大开大合,每出一剑,便要与童谋硬拼在一起。几十剑之后,他越打越烈,越打越凶,童谋压抑的修为却渐渐不稳,已经快要无法控制!

林祜战的过瘾,一把撕裂碍事的上衣,赤着上身仰天长啸!

此时的林祜,已经完全没有了平时温文尔雅的样子,反而任性豪迈,竟是如此的狂放不羁!

“小师弟,收手!师兄我要控制不住了!”童谋的酒已经完全醒了,大喊道。

林祜却是不管,大喝一声:“胜负未分,怎能收手!”说着,体内蓬勃的生机一时间全部爆发,状如疯虎直直朝童谋撞去……

……

……

第二天一早。

林祜在床上醒来,只觉得口中一阵干渴,浑身酸痛,好像受了点轻微的内伤。他从床上爬了起来找了点水灌下,心想自己怕是昨晚喝醉了,脑子里回忆了下,只隐约记得阿虎和童师兄切磋,自己还叫好来着,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已经全然忘记。

他想来想去,也没找到答案:怎么阿虎打架,我却好像受了点轻伤!

头有些痛,他也不再多想,找了点水洗了下脸,感觉清爽了许多,从床头找了衣服穿上,整理了下衣装,奇怪,竟然是件全新的白色长袍,原来的那件呢?

做完这一切,林祜迈步出门,看到几位师兄在打扫院子,微笑行礼:“师兄们早啊!”

众人也是回礼:“师弟早!”

林祜又有些诧异,怎么这些师兄们看我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

他走到大厅中,看到了正在吃早饭的童谋、万屠虎、夕夕等师兄弟,也就坐了下去,端起碗来给自己盛了一碗稀粥,小口小口地抿了起来,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

看到众人盯着自己饭也不吃,林祜也疑惑地放下碗筷:“怎么了”

童谋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开口道:“小师弟啊,以后……如果不是遇到自己的仇人在桌上,还是……还是不要喝酒了!”

林祜迷惑不解,不过还是礼貌地“嗯”了一声。

本来紧紧挨着林祜坐着的万屠虎想了想,拿起碗筷,站起来动了下,坐的离他远了些。

“阿虎,你干嘛?”林祜诧异地看着万屠虎。

“我阿公说,酒品就是人品。酒品不好的人不要离他太近,人品不行!”万屠虎低头扒饭。

看着林祜茫然的样子,夕夕扑哧一笑……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正规吗
北京德胜门医院地点
安顺癫痫医院有几家
贵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上海治疗卵巢炎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