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2分钱调价无法根本缓解电企压力

2019年01月31日 栏目:游戏

2分钱调价无法根本缓解电企压力■本 任春 刘启明赵栋潘昊实习 霍丽文 赫然8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关于提高火力发电企业上电价

2分钱调价无法根本缓解电企压力

■本 任春 刘启明赵栋潘昊实习 霍丽文 赫然

8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关于提高火力发电企业上电价有关问题的通知》。本在时间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大家对调价措施给予了普遍肯定,希望调价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发电企业的颓势,为发电企业赢得喘息的空间。然而此次调价也引发了一些担心,电价调整是缓解压力还是改变压力?对发电企业影响有多大?电企业的运营和效益会受到那些影响?电价调整后是否会传导到煤炭企业,导致电煤价格再次轮番上涨?一系列后续问题引发新一轮讨论……

电价调整刻不容缓

本次调价只对火电企业上电价进行了调整,较之上次调整具有更加明显的针对性,而且此次调价决定在发电企业极度困难的时期发布,目的便在于缓解火力发电企业经营困难,保证正常的电力生产经营秩序。

随着近期煤价不断暴涨和电荒加剧,电价上调的呼声也愈发高涨,电价调整之说在奥运前已初露端倪。而在8月19日奥运期间,国家发展改革委迅速作出上调电价的决策,显然表明国家已经意识到国内火电企业的经营状况已经十分恶劣,电价到了“非调不可”的地步,电力紧张的形势显然已不容决策者再犹豫。

事实是,发电企业的困难状况确实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由于煤炭价格非理性上涨超出火电企业承受能力,火电目前全行业亏损,资金链异常紧张甚至已有断裂。电力行业经营环境持续恶化,企业可持续发展难以为继。据国家统计局统计,1~5月份,电力行业利润总额由去年同期的592.31亿元下降到172.76亿元,同比下降70.83%。其中,火电行业亏损22.93亿元。3~5月份,电力行业实现利润77.36亿元,同比下降79.44%。其中,火电行业利润由去年同期的165.07亿元下降到今年3~5月份的亏损48.42亿元,同比下降129.33%。

有关专家指出,火电企业当前面临的问题不是亏损,而是生存,整体形势非常严峻。尽管销售侧电价没有调整,但是CPI连续三个月的回落多少会为电价上调增加一些底气。

上调幅度能否缓解电企压力

从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的调价标准表来看,各地火力发电企业上电价调整幅度每千瓦时在1分钱至2.5分钱之间。山东、华东和广东地区平均每千瓦时上调2.5分,山西、京津唐以及华中、福建等地为平均每千瓦时上调2分钱,内蒙古、宁夏、青海等西部地区每千瓦时上调1分钱。

国家电监会有关专家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此次上调火力发电企业的上电价,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发电企业的经营困难,但是,究竟能够弥补多少电煤价格上涨所带来的成本支出,各企业还要具体算账,至于能否让发电企业扭亏为盈,还有待观察。”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秘书长王永干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电价调整可以进一步缓解发电企业的困境,保证供电安全,但还达不到根本缓解。他介绍,发电企业的成本上涨源于多种因素,包括煤价、运输成本等。“只煤价这一项成本的上涨,反映到电价上每千瓦时就涨了8分钱,上次上电价平均长了1.7分,加上这次大概是3.7分,只是解决了一半左右,另一半还需要慢慢解决。”

不过,也有人对此表达出乐观看法,认为本次调价超出预期,因为上一次算下来上电价平均上调了1.7分,而本次调价超过了上次,再次调价后,电力企业将处于盈亏平衡的状态。

但发电企业并不认同盈亏平衡的看法,尽管对于电价上调表示欢迎,但对于此次的上涨幅度他们仍显无奈。上海外高桥第三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冯伟忠告诉:“现在我们电厂每天亏损300万元,如果2分钱电价上调到位,我们可以减少80万元的损失,但依然是亏。”

山西电力行业协会一位负责人也表示,上调2分钱的好处在于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发电企业资金严重短缺的问题,能够保证买到煤,但是距离山西省发电企业实现边际利润还有近3分钱的空间。

上海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相关人士表示,2分钱的电价能否到位还是个问题,而且要根据不同区域的煤价酌情上调,上海地区的发电企业及电还要在地方发改委的组织协调下才能确定终的上电价上调幅度,这样一平衡协调下来不知道何时发电企业才能得到涨价实惠。更重要的在于,即使平均上电价上调2分钱,依然只是补贴了每吨40元的煤价,而今年的煤价每吨较去年上涨了400元,相比之下还是杯水车薪。

他告诉,作为上市公司,上海电力股份目前依然亏损,损失的不仅是企业还有股民的利益,2分钱的上调如果能够到位,对股份公司来说只能是“减轻一点负担算一点”。

2分钱谁埋单

本次电价调整通知中明确,电经营企业对电力用户的销售电价暂不作调整。这便意味着本次调价对于居民和企业不会产生任何影响,上调的部分则有可能由电企业来承担。

王永干也表示,这次上电价调整实际上是从电企业拿一部分钱给发电企业,至于电公司的利润状况,还要看年底的利润核算。如果有必要,国家也会根据情况作一些调整。有市场研究人士指出,面对当前奥运保电以及夏季用电高峰的特殊时期,需要电公司和发电企业站在一起共同面对国内煤炭价格持续高涨的压力。但这也意味着电价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目前只是将价格矛盾在电力行业内部进行转化。

电力专家朱成章表示,转嫁亏损并非好现象,实际上电企业的负担相当重,比如今年的两次自然灾害、脱硫和国家的节能政策,电企业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在这样的情况下,电企业利润并不高。这一次销售电价如果不调,电企业要支付相当大的补贴,也可能要出现政策性亏损。

朱成章进一步强调,此次电价调整只能作为一项临时的措施,应该尽快进一步调整。实际上,电价和油价的上涨,并没有使CPI提高多少,靠压制电价解决CPI上涨的作用是很小的,因此政府可以适当提高销售电价,要把电力企业推向市场,政府应该首先为此创造条件。

在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的本次价格调整的通知中,对于电企业成本问题有这样的描述,“电企业因上电价提高而增加的购电成本支出,纳入下次销售电价调整统筹解决。”这或许预示着销售侧电价仍有上调的可能性。

此外,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在于,6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上调电价以后,有关部门调研的结果显示,发电企业亏损局面仍然无法得到扭转,电煤价格的上涨幅度也随着电价上调而“水涨船高”,甚至远超电价上涨幅度。

因此,目前更为担心的是,电价上涨是否会带来新一轮的煤价暴涨,这会直接导致上调电价带来的成本空间再次被电煤支出蚕食。

上海外高桥第三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冯伟忠介绍,上海外三电厂属于国内煤耗电厂,但是今年只拿到了140万吨的计划煤,年用煤量却在300万吨左右,这就导致电厂需要大量购买市场煤。“按照现在近1300元/吨的到港煤价,我们300克左右的煤耗要降到150克才能保本,世界上没有谁能做到。高涨的煤价可以把降耗所作出的努力和成绩一把抹光。”

对于电价上调是否刺激电煤价格搭车上涨的问题,国家电监会专家持乐观的态度。他表示,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正在加强电煤干预措施,要求地方物价部门定期公布电煤限价情况。一般来说,合同煤价格可以控制,市场煤价格控制的难度要大一些。他分析说,目前重点合同煤的比重在下降,市场煤的比重在上升,煤炭价格上涨是由三个因素形成的:一是需求拉动,今年煤炭资源偏紧,需求偏大,预计今年电力、钢铁行业对煤炭的需求量高达25亿吨,加上建材、石化、出口等,需求量可能达到30亿吨,目前的煤炭产量不能保证供应。二是成本推动,煤炭行业的安全投入、流通环节的税费增加,也是构成煤炭价格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三是国际市场能源价格上涨的传导和推动。

关键词:

上电价

,调整

佛山市铝单板
温泉度假村规划设计
天津载冷剂价格